2013年3月16日,凉州区诗词楹联学会在西陆网主办的“《凉州词》论坛”成功开通;3月23日,学会在龙网主办的“《凉州词》论坛”横空出世;3月24日,天马文学网设置“《凉州词》论坛”专栏。在互联网上三个论坛的集中出现,标志着新时代《凉州词》的创作将迎来一个崭新的阶段。欢迎各位诗词曲联赋的朋友大驾光临“《凉州词》论坛”!欢迎全国各地的同仁网友注册!欢迎交流!欢迎题词赠诗!
九月 2018
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日历 日历

相册


登录

找回我的密码

搜索
 
 

结果按:
 


Rechercher 高级搜索

有谁在线?
总计有1位用户在线:: 0位注册用户, 0位隐身和 1位游客



[ 查看所有列表 ]


用户同时在线最高记录是85人在周三 19 四月 2017 - 21:50
最新主题
» 多丽•中华嫘祖山
周三 18 二月 2015 - 8:28 由 Admin

» 白 明 水调歌头•西安钟楼
周六 25 十月 2014 - 23:21 由 Admin

» 伯凤麟 中国母亲河联(576字长联)
周一 12 五月 2014 - 22:56 由 Admin

» 题贺"凉州诗词 楹联学会"成立(藏头诗)
周三 2 四月 2014 - 17:27 由 蓝蓝天毛振玉

» 苦寻马航 MH370 同胞
周六 29 三月 2014 - 18:06 由 蓝蓝天毛振玉

» 五绝·咏“绿野春耕”画意五首(藏头诗)
周三 19 二月 2014 - 1:54 由 Admin

» 长江长城,我脸上深深的皱纹(现代诗)
周三 19 二月 2014 - 1:50 由 Admin

»  五排·漫吟
周六 28 十二月 2013 - 10:11 由 武立之

»  七排·寄赠吕凤鼎先生
周五 27 十二月 2013 - 7:54 由 武立之

本周最活跃发帖人

本月最活跃发帖人

统计
论坛共有86位注册会员
最新注册的会员是 巴渝原创文学

我们的会员们总共发布了1115个帖子 在955个主题中
RSS


Yahoo! 
MSN 
AOL 
Netvibes 
Bloglines 


社会化书签

社会化书签 digg  社会化书签 delicious  社会化书签 reddit  社会化书签 stumbleupon  社会化书签 slashdot  社会化书签 yahoo  社会化书签 google  社会化书签 blogmarks  社会化书签 live      

在您的社会化书签保存并分享地址


大沙河,流向沙漠

向下

大沙河,流向沙漠

帖子 由 凉州老杨 于 周五 29 三月 2013 - 20:45

大沙河,流向沙漠

1

她来到大沙河边,双膝跪地:“娘呵……”
河水的微波,将无依无托地悬挂的那轮圆月激荡得摇摇欲坠。迷迷蒙蒙墨蓝的天。几颗微星,在很远的地方眨着眼睛。是悲泣?哀叹?漠然尘外的逍遥?还是透过稠密的红柳丛洒下的不均匀的希冀?但分明惊碎了水面的宁静。
幽幽的风。

很久很久以前。盛夏黄昏。一个女人和光棍狗二在红柳丛中颠娈倒风,被玩耍的崽们发现了。
崽们喊来村子里的人。
小叔搞嫂子,凉州稀见呢。何况,狗二比这女人大一个辈份哩!高沟堡人掠讶了。
继而咒骂。
全村人都拥拢了去捉奸。
狗二跑了,据说远走新疆,反正从此在高沟堡消逝了。
女人惊慌得竟不知抓过衣裳遮羞,直挺挺躺在沙滩上,浑身痉挛。
啧啧!好大的奶子,好白的肌肤。女人们脸红耳烧。男人们则转动着贪馋的眼神。
“骚货。不要脸!”人们咬牙切齿骂。
末了异口同声:
“按祖宗的规矩——该把她扔进河里喂鱼!”
其实,大沙河并没鱼。
女人的男人飞也似地奔来。
“贱人!给老子丢脸!”
手一扬,女人的脸颊立时乌黑,血从鼻孔汨汨流出。
手又一扬,女人栽倒了,半晌不动。
“你!咋还……不死?!……”男人恨恨地跺脚。
当天夜里,女人死了,跳河死了。河水载着她,一路悲歌,流进腾格里大漠深处。
女人被沙狼啃得只剩骨头了。
“活该!”高沟堡人说。
那夜,女人的男人砸碎了五个酒瓶。那夜,有个女婴的啼哭令全村人睡意全无。
她是岁岁。



降霜了。下雪了。地冻了。
冰融了。水绿了。草青了。
几番风雨几度春秋。
“打锣锣,推碾碾,舅舅来了棒面面……”儿歌嘹亮。岁岁在嫩们群里雀跃。岁岁只有在此时的氛围中才有欢乐。在家里,岁岁孽障、孤独——一岁两岁,三岁五岁,七岁八岁……爹整日喝酒,醉了就唱:“提起呀凉州城,四街八巷道,张员外的姑娘许给李宗保。……许个屁!”爹骂。就摔酒瓶,玻璃渣渣遍地。就打岁岁;岁岁身上便青一道紫一道。打过了又唱。
“哎,你们瞭!”岁岁锐声大叫。
“啥?”崽们不解。
“瞧——”岁岁手指西天,镜子般的玉盘,光焰四射。且在疾速地旋转着。旋转得太快了,看着便感觉没有动。
崽们眯缝着眼,许久,也没瞭出什么。于是眼睛转向别处。天!眼前七彩火花明明灭灭,灭灭明明,末了一团漆黑,世界仿佛都不存在。就疑心瞎了眼,呜呜哭泣,扶泪。
岁岁乐得拍手笑。
本是虚惊。逐渐眼睛又似原状。崽们醒悟——是岁岁捉弄他们的恶作剧。乃呼喊着追打岁岁。岁岁像阵风,崽们赶不上,干瞪眼。立定了骂:“没娘娃,沟里爬,野狐子来了偷尾巴!……”
岁岁慒了。此后见了崽们,躲得远远。

娘呢?岁岁不知道。
想问爹,又不敢。
她听过大人议论娘。他们说娘是坏女人,十恶不赦,说娘害了爹也害了她;说若不因娘,爹仍是高沟堡响当当一条汉子。岁岁不信,岁岁恨大人们嚼舌头。岁岁心目中的娘是纯洁无瑕的。
终于问了。
酒瓶从爹手上脱落,滚到地面,咕噜噜转。掺着水的酒精缓缓溢出,洇湿地下茸茸的绿草芽。
“你问老子,老子问谁?你娘……死球啦!”爹吼,脸涨得像熟透的茄子。
岁岁嗫嗫嚅嚅。
“骚货养的×种!”爹的巴掌扇来。
“啪!!”岁岁没躲开,也没哭。
惯了。

3

女大十八变。几时的岁岁变得如花似玉,几时的岁岁胸脯高了,腰也细了,脸也嫩了。眉也弯了,眼也水了,宽宽衣裤,遮掩不住岁岁的窈窕。
岁岁的足音响过高沟堡。这些人怎么啦?直溜溜瞄她!
回去对着水桶照了又照……
岁岁走出门。姑娘们脸上结满了冰霜,后生们眼里跳动着火苗。
脸红过几回回,心跳过几回回,清清浅浅的岁岁照样清清浅浅地走路。
姑娘后生照样看。
看就看吧!岁岁心里说。岁岁给他们看的是身体,心却为一个人藏着哩!
他是谁?岁岁知道。
岁岁啥也知道,但就是不给别人说。岁岁心里藏着秘密了。

兆兆给岁岁讲凉州城。帝王居住的地方。神乎其神。讲马踏飞燕,雷台湖,海藏寺。岁岁听得入迷。
凉州城呵!
遥远的城,心向往之的城。
岁岁常站在烽火台上瞩目远眺。溜溜滴鲜的红柳丛。九曲蜿蜒的大沙河。绵延起伏的腾格里大漠。再远处,一抹黛青色的祁连山。山顶终年积雪茫茫。再远处——哦,岁岁的目光是有限的,难望更远。凉州城呵,魂牵瑰系的城,坐落在何方呢?
岁岁茫然。
但兆兆知道凉州城的一草一木。
兆兆在凉州城念书。兆兆说,如果念成了,就吃公家的饭。岁岁记得自己也曾想念书,问爹,爹黑了脸。再问,爹喝:“老子拿阴国票子供你念?!”钱换成酒了,爹没钱,岁岁明白。死了心。
兆兆说:“岁岁,等将来有一天,咱们去住凉州城。”
“真的?”
“真的!”
……大沙河的水哗哗哗流。如水的月华从天边洒落,透过葳蕤的红柳,斑斑驳驳,星星点点。丛林深处的幽暗,令人产生奢望。
岁岁不孤独,有兆兆陪她。岁岁不害怕,有兆兆壮胆。
“岁岁,让我亲亲你。”
“不。”
“岁岁……”
“不……”
悄悄飘过一朵云,遮住了月亮的面庞。丛林霎时暗了许多,漆黑。岁岁的阵子闪亮,像凉州城那泓透明的湖。毛茸茸的睫毛和眉毛是湖畔温柔的碧草。兆兆说的。岁岁喜欢兆兆的恭维。
“哎哟!你咬人……”
“别嚷……”
“你坏!”
“你好!”
兆兆有力的双手搂得岁岁喘不过气。岁岁纤巧的拳头捶兆兆的背。咚咚咚……岁岁舍不得使劲。
他们走出红柳丛。岁岁发间多了一朵红柳花。艳艳的。
兆兆戴的。

岁岁回家。
爹鼾声如雷。今儿个,爹咋回来这般早?
家里好久没有酒瓶的破碎声和爹醉后的呕吐声了。爹夜里出走,日头偏高才归。归来就睡,像死猪。夜里再去。岁岁难以预测爹的踪迹,想问,又不敢。
但岁岁从此便少遭些骂、打。爹不在时将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家就真像家,换了个样子。
岁岁有些欣喜。
就想,爹昨会变了?爹到外头做啥哩?便反倒不踏实了。于是守着空荡荡的屋子,整夜整夜睡不着。
想兆兆。



翌日。午。爹醒来,多看了岁岁几眼。
岁岁心惊肉跳。
头上还戴着兆兆送的红柳花,鲜艳艳。岁岁大气不敢喘。眼睛拐个弯,看天,看地,看远方。末了定定看自己脚尖。
暗忖:莫非是爹知晓了?于是便希望兆兆在跟前。他在凉州城念书,临走说,他忙,忙着应付大考。——兆兆,你牵人心肝的兆兆哟!
阳光焰焰。爹深深地叹口气。
岁岁明白不为那秘密,心轻松很多。又为爹的叹息犯愁——愁啥哩?日月照样转着哩!
怯怯地:“爹?……”
爹不语。也没黑脸。
岁岁不习惯了。

黄昏。日头撞着祁连山,撞碎了头颅,鲜血溢出,染红云彩,染红河水,染红大漠粒粒沙砾。炊烟的桅杆袅袅升天。
岁岁站在烽火台上,手搭凉棚,瞭兆兆。瞭不见兆兆的影子,岁岁好思念。
岁岁怏怏而返。
爹又睡。呼噜呼噜,鼾声山响。吵得隔壁的岁岁不能入眠,正好仰望一轮圆月,想兆兆。
深夜,猫钻迸被窝,拱她高隆丰满的前胸,立时痒痒的。“唉哟!”岁岁笑出声,将猫轻轻搂进怀抱,设想是与兆兆共同创造的小生命……羞!岁岁突然脸子滚烫,骂自己。
东方鱼肚白。岁岁迷迷糊糊沉入梦乡:“岁岁!”谁叫?披头散发的女人,胴体雪白的女人,满面泪痕的女人。在水中央,拼命游向河岸。“娘!”岁岁大叫,飞也似奔过去……近了,近了,突然岁岁返身而逃。“你不是我娘!你是坏女人!” “岁岁,岁岁!你不懂娘的心……”娘哭着喊着,扯住了岁岁的衣襟……
“啊!”岁岁惊醒。冷汗冲破毛孔,浸湿被褥。
日头白得发黑。白得发黑的日头呵。

爹睡了整三天。
鼾声响了整三天。
尔后,长长地伸懒腰,就蹒跚着去陈老板家,掷骰子。前些年,陈老板去双龙沟淘金。金淘出,不售给公家的收购站,专卖给价高的金贩子。金淘得多,就发了。后来金井塌方,砸死俩后生。他怕极,也捞够了钱,就回到高沟堡,专赌,却赢多输少,腰里更鼓,票子哗啦啦,割手。
陈老板财大气粗,使人像使狗。岁岁厌恶他。
爹却红眼,夸他有本事。

岁岁往村里走。
月亮也走,盯着瞭岁岁的俏。清风也走,走过岁岁耳梢。黑影窜过,吓一跳,细瞅,原来是条无家可归的狗……
大沙河。微波细碎,轻轻的,似声声音符荡漾。岁岁感觉很亲切,闭眼,微笑了。酒窝盈盈于疏星淡月之下。而河对岸望不见的地方,驴一样的嗓子嘶吼:哎——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头哇——
岁岁的幽幽情绪突然纷乱如麻了。
是什么牵挂着岁岁?
——思前想后……岁岁恍然大悟:兆兆说过,今日将是他如临杀场般对付大考的日子!
岁岁双掌合拢,为兆兆对月祈祷。

“岁岁,你来。”陈老板唤。
陈老板满脸横肉,焦黄大牙,像沾了屎。一双贼眼直溜溜盯着她突兀的胸。
岁岁不理。
陈老板满是油腻的大手凑过来,捏她。岁岁愤然,摔手扇他一巴掌。
陈老板毗牙例嘴,“打是亲,骂是爱。岁岁,嫁给我吧!”
岁岁气得说不出话。心说,你配?!
陈老板说:“岁岁!我有钱,只比你大十来岁,跟了我,吃不尽的蜜,享不尽的福……”
“放屁!”岁岁骂。
陈老板傻眼,脸阵青阵白,末了狞笑。
“你爹输我钱,连你一搭里输给我——哈哈哈……”扬长而去。
岁岁似遭电击,浑身一阵激灵。



从爹反常的神情上,岁岁知道陈老板没说谎。她慌了。
“不!我不!!”岁岁哭了。
爹脸又黑青,拉长足足半尺。
“老子害你?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咋了?要反?!”
“女大……不由爹了……”爹抽搐着,骂。
巴掌扇过,贴近岁岁面门时,顿住,疲软无力地垂落。痰卡在喉头,“吭哧吭哧”咳半天,吐出团血块。
岁岁伏地大哭,心如刀绞。
凉州。高沟堡。从前,刘氏有女许配堡外郎。女不从。父大怒,猪尾巴鞭子打得女皮飞肉裂。仍不从,乃被投入大沙河,漂流到沙漠深处,喂了狼。
活该!在高沟堡,人都这么说。
岁岁从小就知道这故事。
入夜。苍茫西部,听到大沙河中女儿的悲号吗?没有。只闻微波缓缓涌动。
大沙河水依然清清。高沟堡人依然吃它过日月。

岁岁饮泣了三天。
昏昏迷迷了三天。
三天后,岁岁嫁了陈老板。
岁岁认命吗?凉州大地诸多女儿就这样过来了。高沟堡诸多女儿就这样过来了。岁岁,岁岁,将要步其后尘吗?
岁岁泪流满面。
流泪也没用。
爹整天没露面。早上岁岁凄凄出门,分明瞭着爹鬓发灰沓沓。脸如桃核,眼里凝聚着昏黄混浊的粘液。
隐隐约约,闻得酒瓶破碎。“吭哧吭哧”,千咳声撞击着岁岁耳膜,渐愈弱,愈弱……临末的震天一吼,岁岁听来十分遥远。
陈家。狐朋满座,猜拳行令,眩五喝六之音喧嚣。——而震天一吼里,岁岁爹已将舌头伸长三尺。血红血红,吓人!

凉州人新婚三天内,祖爷孙息无大小之分,尽闹。高沟堡此风犹甚。所以,天刚黑,光棍后生皆拥拢了来,喝酒,燃支新媳妇的烟,怯病消灾。而更多的旨在饱眼福或手福。于是平日压抑的不雅举动,齐齐儿探向岁岁。
岁岁泪眼盈盈,似木头疙瘩,任捏,任掐。陈老板则咧着焦黄的牙齿,笑。
岁岁突然发觉有一双眼,躲在角落里,着了火。烧她,烫她;又似剑,刺她,割她。
那是兆兆!岁岁心绞痛。
“胎毛还没褪尽哩,也来抽啥烟?!”陈老板阴阳怪气。后生们哄笑,推揉兆兆:“想吃奶?”眼却盯岁岁的胸。
兆兆恨恨地盯陈老板。半晌,狠命一跺脚,走了。踉踉跄跄。

岁岁恍恍惚惚,陈老板抱她。满嘴酒味,腐食味,熏她。他亲她,岁岁的头扭来扭去躲。他沉了脸,要怒。顿住,笑。 “这是命,合该你是我老婆!”岁岁心说,命?岁岁不再躲。
陈老板说,“岁岁,笑笑!”
岁岁不笑。
陈老板说,“岁岁,你笑笑更好看!”
岁岁仍不笑。
陈老板抱起她,放到床上。床很软,岁岁一颠一颠。他剥她的衣裳,她像具僵尸。
岁岁知道他要做什么。
但她是他老婆,岁岁知道。他这么做,应该的。
仍想兆兆。岁岁给陈老板的是身体,心却属于兆兆。



天幕下那轮月,圆了又缺,缺了又圆。红柳花簌簌落地,大沙河微波吟吟。
娶了岁岁,陈老板日头老高出门,鬼才晓得去哪哒?天黑才返;腰间鼓鼓的,全是赌赢的票子。
一遍遍地数,乘岁岁不备,藏在箱底,上了锁。便唤:
“岁岁!”
岁岁佯装听不见。陈老板再喊,
“饭!”
岁岁一声不吭,起身进厨房。
陈老板斟酒,喝得脖子粗红。酒足了,饭饱了,就缠岁岁。完事后就呼呼大睡,雷打不动。
岁岁夜夜失眠。
悄悄落泪。

肩上扁担吱吱呀呀响。岁岁吃力地挑水。
前方出现一只眼,烤她,刺她。岁岁心掠,差点儿跌倒。
“兆兆!……”
兆兆不语,仍烤她,刺她。
“兆兆,我……”早就听说,兆兆没考中。她想安慰他,却不知说啥好。好端端的,就这样完了吗?岁岁心问。
僵持。沉默半晌。兆兆长长一声叹息,急急离去。
“今夜……你等我……”
岁岁突然说。
岁岁露出了笑模样。

陈老板间:“岁岁,想通了?”岁岁点头,给他倒酒。“好岁岁。”陈老板夸,仰脖而尽。岁岁又倒。陈老板又喝。
“岁岁,让我亲亲。”
岁岁不再躲避。
……陈老板烂醉如泥,嘴里溢白沫,旋即倒床扯鼾。岁岁蹙蹙眉,蹑手蹑脚溜出来,边走边朝脸上抹油。陈老板买的,特香。
谁家的狗“汪汪”叫了声。

兆兆屋里黑灯瞎火。
岁岁敲窗,唤兆兆。
“岁岁!”兆兆悄无声息拽她进屋,闩好门,抱紧她。
屋子幽黑,她看不清他的模样,感觉到他怦怦心跳。她等他说句暖心的话,柔情的话。她却听到他粗重的喘息。她在他怀里软成团泥。
兆兆用动作替代语言。
终于,她倒在他散发着男人汗味、臊味的土炕上。
兆兆伏下身。兆兆像山,喷涌着火焰的山;像树,生命力旺盛的伐倒的树。
岁岁只有呻吟的份儿……但岁岁心甘情愿。



岁岁对陈老板,堆酒窝,心却透凉。
岁岁见兆兆,泪涔涔,心却热乎。
每夜陈老板睡熟,岁岁就偷偷会兆兆。红柳簌簌,风也清清,唯月监视着岁岁的动静。是鼓励?是劝阻?岁岁不瞒月,月替岁岁站哨,守机密。
兆兆每夜等她。岁岁进门,兆兆就急不可耐她抱她,完事了,兆兆说:
“岁岁,回去吧。”
岁岁说,“不。”想多呆会儿,到天亮。兆兆说:
“莫犯傻……”长长地打哈欠,伸懒腰。“我困。岁岁,去吧!”
岁岁就转身。走一步三回首。
兆兆在身后说:“岁岁,明天……”
明天。岁岁心说。

兆兆变了,岁岁觉得。
哪哒变了?岁岁说不出,只觉得兆兆变了。不是从前的兆兆了。白日碰见他,岁岁止步望他,红了脸。
兆兆装作没看见,从岔路拐走。
夜里岁岁去。
岁岁说:“兆兆,你娶我。”
“你是他的人……”
“我要嫁你!”
“别犯傻!”兆兆喘粗气。
“你……”岁岁泪流满面。
那朵红柳花仍在。岁岁藏在衣袋里,时时嗅。那抹浓香,醉人。



日落西山,陈老板回家。
“岁岁!”
岁岁偷偷擦了泪,竭力装笑。笑凝在俊俏的面庞上,久久不褪。
陈老板脸象落了霜,白,然后绿,然后青,然后紫……然后啥颜色也没了。
“过来!”陈老板吼。
岁岁走近。
“你偷人?!”驴脬子般的眼瞪她,焦黄牙咬得“咯咯”响。岁岁哑然。
“贱货!你给老子丢尽了脸!”陈老板骂。猛然甩手一巴掌。
岁岁猝不及防,趔趄倒地。
倒地的岁岁像筛糠。
硬底皮鞋飞过来。
扫帚疙瘩飞过来。
飞向岁岁的头、肩、背,还有……臀部。
挨揍的岁岁咬紧了牙不吭声,硬撑。心说:他这么做,应该的。她是他老婆。
岁岁身上渗出了血,黯红。
院墙上几时趴满了瞭红火的人们?瞭岁岁的遍体伤痕。岁岁头愈低,愈低。听见院墙上人声嗡嗡。
“骚货。不要脸!”女人们骂。
“跟她娘一个样!”男人们骂。
于是皆沉入往事的回忆。
“该把她剥光了,按规矩——扔进大沙河喂鱼!”末了异口同声。男人们嚎得最起劲。
岁岁眼前旋舞着七彩光环。而后就僵在院里,一动不动……

深夜。陈老板喝酒。牛饮。醉了就吐,遍地秽物,白黄绿紫。吐了又喝,也唱——
一根哩的个竹竿子一十二个呀节,
小男子呀出了门呀一十二个呀月。
三更里呀想你呀睡不着呀觉,
四更里呀想你呀——
“……想个他娘的×!”陈老板骂。

翌日夜。岁岁苏醒,头痛欲裂。陈老板醉卧,嘴里溢白沫,鼾声山响。岁岁蹑手蹑脚走出院门。她要找兆兆。
岁岁轻轻叩窗户。
兆兆从门里跳出来。
“岁岁!”兆兆嘴里也吐酒气。“昨黑……我等你一夜……咋不来了?”
“兆兆,我受不了……”
岁岁微弱的声音诉苦。
“离开这里吧,兆兆,带我走得远远的吧!……吃糠咽菜,我愿意!”岁岁晃着他肩膀。
“别犯傻。你是他的人。”兆兆仍说。
岁岁突然跪在地上,求兆兆。
“不!”兆兆推开她,爆火。

10

幽幽的风……
遥远的逶迤的祁连雪顶,几颗惨淡的微星。星星点点的亮,斑驳,透泻葳蕤的红柳丛。无依无托悬挂的月,摇摇欲坠。
九曲蜿蜒的大沙河,横穿苍茫凉州大地,直插腾格里——另一块绿洲上,饥饿的狼嗅味儿了。
狼缔造了腾格里大漠深处的累累白骨……

岁岁来到河边,双膝跪地:“娘呵……”
恍惚瞭见娘在河水中挣扎。
岁岁的眼里溢桃花水了。
鲜妍妍的桃花水随着大沙河流迸腾格里大漠深处。
流进沙漠的大沙河,还能流向远方吗?
娘呵!谁来告诉孽障的岁岁?……

凉州老杨

帖子数 : 2
注册日期 : 13-03-2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大沙河,流向沙漠

帖子 由 西部情诗王子 于 周五 29 三月 2013 - 21:48

问好主席!飞年学习来了!

西部情诗王子

帖子数 : 31
注册日期 : 13-03-28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